• 综合搜索:
自私贪婪的银行利益——驳《公积金制度:升级还是卸载?》
2014-11-03 14:54:45     陈进

 

近日,读了号称中国目前最为活跃的“民间智库”之一的上海某研究院某执行院长的《公积金制度:升级还是卸载?》(原文见附件)一文。文章水平一般,不过主题倒是相当鲜明:取消公积金制度,维护银行利益。这样的文章我本不屑一顾,但作为一名公积金人,内心又颇有几分愤慨,所以忍不住要说上几句,驳它一驳。

一、文章的真正目的

文章发表的背景是住建部、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印发《关于发展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业务的通知》,要求“提高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发放率”,给银行利益带来了负面影响。一方面,公积金中心提高个贷率会导致银行存款减少;另一方面,公积金贷款利率低于银行,竞争优势比较明显,直接影响银行的个人住房贷款业务。这是银行最不愿看到的局面,于是文章就很合时宜的粉墨登场了。

我们不妨先看看文章的结论:取消公积金制度,实行抵押贷款利息减免措施,以个人所得税减免来应对取消公积金制度之后的空白。这个方案借鉴了国外的经验,看上去似乎很不错,但其实质却是:取消广大职工的住房工资,银行独揽个人住房贷款业务,减免的自有住房抵押贷款利息由政府买单,利息收益归银行所有。真是不折不扣的阴损招术:先损职工(取消住房工资),再损国家(减少政府税收),银行则独享个贷市场蛋糕,大赚其钱。

由此,文章的真正目的浮出水面:公开、赤裸裸的维护银行利益,哪怕牺牲职工和政府的利益也在所不惜。以这么一种损人利己的方式来维护银行利益,不仅自私透顶、贪得无厌,而且纯属一厢情愿、异想天开。

二、文章存在的主要问题

文章通过一些错误的、混淆的、自相矛盾的概念和假设来误导读者,先抹黑公积金制度,进而提出取消公积金制度,这些概念和假设根本经不起推敲,在此逐一予以澄清和纠正。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诟病公积金制度“穷人补贴富人”

文章多次提到公积金制度存在“穷人补贴富人”弊病,这一点也被媒体一再渲染、炒作,甚至一些业内人士也持同样观点,以至于一批评公积金制度,“穷人补贴富人”就首当其冲的成为被攻击的理由。事实果真如此吗?

公积金制度在我国全面推行已20年,经历了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重要时期,受政府、社会、职工思维和行为方式的影响,与其他许多制度一样,公积金制度的推行也存在路径依赖,因此在国有单位中的覆盖率很高,在非公经济组织中的覆盖率很低。一方面,国有单位职工绝大多数都是普通工薪族,属于中低收入阶层,不是什么“富人”;另一方面,绝大多数在非公经济组织中工作的所谓“穷人”还没有参与到公积金制度中来。因此,“穷人补贴富人”这个概念并不存在,是错误的。互助性是公积金制度的重要特征,受资金规模限制,互帮互助肯定会有先后之分,使大多数缴存人都获得公积金贷款支持,无疑需要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并且越往后获得的支持越大。有人会说,一些央企职工的公积金缴存标准高,是公积金缴存群体中的“富人”,他们肯定能比较容易的获得公积金贷款,缴存少的“穷人”补贴了缴存多的“富人”。央企职工缴存标准高是因为他们的工资收入高,这是整个社会收入分配制度的问题,公积金制度解决不了,并且也出台了缴存“限高”政策进行调节。决定职工购房的因素很多,缴存公积金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并非决定性因素,公积金缴存多就一定会贷款购房这个假设并不成立。事实证明,即使贷款购房,由于经济条件好、缴存余额高、偿贷能力强,所以他们的贷款额度较低,偿贷周期较短,资金回笼较快;而当他们没有贷款时,其较高的缴存标准能够使公积金资金规模快速扩大,从而支持更多职工贷款解决住房问题。就这点而言,是“富人补贴穷人”。

事实上,“穷人补贴富人”这一现象恰恰非常突出的体现在我国的银行体系上。贫困和欠发达地区的老百姓(包括外出务工农民)及各类单位的存款,被银行通过垂直的管理体系归拢起来,将其中的大部分投放到发达地区,而贫困和欠发达地区获得银行的支持却极为困难,存贷款比率普遍较低。银行将贫困和欠发达地区的资金输送到发达地区,利用贫困和欠发达地区的资金赚取高额利润、发放高额薪水,这些都是典型的“穷帮富”。

(二)混淆概念的拙劣手法

文章以上海市公积金贷款最高80万元为例,采用了三组数据,试图证明公积金制度是为“高收入者”准备的。一是贷款30年,每月需要偿还贷款4053.48元;二是2013年上海城市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3851元,折合每月3654.25元;三是2013年占中国收入前20%的高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6389元,折合每月4700元。结论是:三口之家如果只有两人就业,偿还公积金贷款会颇有压力,公积金制度可能是给更高收入的人所准备,对于绝大多数的普通居民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即。

用数据说话,看上去确实有说服力,但问题是:采用的数据与公积金制度不相匹配。文章采用的是“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而参与公积金制度的是单位职工,这显然是把两个不同的概念混淆了。那么,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上海市人社局网站的公开信息显示,2013年全市职工平均工资为60435元,月平均工资为5036元;上海公积金中心网站的公开信息显示,2013年全市共归集住房公积金和补充公积金641.65亿元,缴存职工547.58万人,人均月缴存额为976.51元。重新测算一下:三口之家如果有两人就业,月平均工资为10072元,月公积金缴存额为1953.02元。仍按贷款80万元、期限30年、每月还款4053.48元计算,每月缴存的公积金1953.02元对冲还贷后,仅需现金还款2100.46元,这对月收入上万元的家庭而言,完全没有压力。不难看出,公积金制度不是为“高收入者”准备的,能够切实减轻普通工薪族的还贷压力,是一项惠民利民的好制度。

(三)自相矛盾的解决方案

文章里有这么一段话:“假设中低收入阶层是通过取现的方式提取公积金,而富裕阶层则是用贷款的方式使用公积金。那么这种做法恰恰验证了此前公众一直存在的存疑,公积金制度是‘穷人补贴富人’”。姑且不论中低收入阶层只能提取公积金、不能使用公积金贷款的假设是否属实,先看一下解决方案:取消公积金制度,针对自住房的个人所得税减免是一个可行办法,有不少国家实行了抵押贷款利息减免措施。这个自相矛盾的方案令人啼笑皆非:一边批评公积金制度只有富裕阶层可以使用贷款,是“穷人补贴富人”,可以考虑取消;一边建议针对自有住房的抵押贷款在征收个人所得税时实行利息减免。按照文章的逻辑,使用贷款的群体是富裕阶层,公积金贷款是“穷人补贴富人”,那么用国家税收对富裕阶层的抵押贷款实行利息减免算什么呢?能不能冠以“使用国家税收补贴富人”之名呢?如果不是居心叵测,那就是思维陷入了极度混乱。显而易见,方案的最大受益者是银行,但是不光置广大职工利益于不顾,还打起了国家税收的主意,胃口未免太大、贪心未免太重了吧?

三、公积金制度不可言废

其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关于公积金制度的表述,已经为制度发展指明了方向,取消是不可能的。但是偏偏就有那么一些掌握了一定话语权的人,为达到自身的种种目的,时不时的抛出几篇奇谈怪论来否定公积金制度,真有点阴魂不散、纠缠不休的味道。他们已经陷入到一个非常危险的思维逻辑中:凡是有缺陷、有问题、不符合自身利益的事物,就应该统统否定,一律取消。世上的很多事物包括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都是在发展中完善、在完善中再发展的,都有犯错误、交学费的时候,改革本身就是一个不断调整利益关系的过程,绝对不能简单粗暴的一棍子打死。公积金制度虽然年轻,却是国家解决中低收入阶层住房问题的一项重大改革举措和重要制度安排,在短短的20年时间里已经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的变化,暴露出来一些问题、发展遇到一些阻碍,这都是正常现象。公积金人应当诚心实意的接受批评,以改革创新精神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及时发现问题调整政策,促进制度发挥更大更好的作用。公积金制度惠及民生、立意深远,须倍加爱惜。最后,忠告一句:认真汲取“天下第一司”死守部门利益的惨痛教训,勿要再言废弃公积金制度。

 



附件:公积金制度:升级还是卸载?.doc
益阳市住房公积金网 版权所有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china wholesale
地址:益阳大道138号金源大厦西5楼 联系电话:0737-4381921 传真:0737-4382033 邮政编码:413000
省监管办监督电话:0731-88950113 湖南省监察厅:0731-82688926 湖南省检察院:0731-84732000
E-mail:service@yygjj.com 湘ICP备06015112号